1924年以前渺然一水隔

实里达人“柔佛海峡是我家”

叙述: 李国梁

莱佛士还未发现新加坡之前,新马一带海域早已住着“海人” (Orang Laut)。他们傍水而居,以舢舨为家,随海漂泊,犹如“海上吉普赛人”。

其中,聚居在柔佛海峡一带的海人族群,称为“实里达人” (Orang Seletar)。



不说你不知

现在的实里达人

新马分家之前,许多实里达人已在柔佛南部落脚。1970年代新马协议下,另外300多名在实里达河和实里达岛一带活动的实里达人领取了马来西亚身份证。

如今柔佛南部柏伶(Perling)的甘榜双溪德曼(Sungai Temon)约有400人,我们访问了老村民贾汉(Jahan),听他跟我们娓娓道来实里达人的故事。

他们与它的跨时代故事 + 消失中的海上游牧民族
探访彼岸实里达人

渡轮载着火车横渡柔佛海峡

19、20世纪交替,种植业在柔佛蓬勃发展,甘蜜、橡胶、胡椒、木材等农产品需要通过新加坡的港口出口到世界各地。

在长堤尚未出现前,新柔之间的人流货运只能靠渡轮。

长堤不是桥其实是石堤

货运量五年内增长五倍,渡轮服务不胜负荷,急需其他渡海替代方案。

建桥当时似乎是个可行的方案。但专家研究后发现,柔佛海峡低潮时水深落差大,介于14米至21米不等;要在忽高忽低的海床上建桥,当时的工程技术尚不足以应付。

英殖民政府最终在1919年宣布,将建造一座全由花岗石堆砌而成的长堤,横跨柔佛海峡;堤面宽18.3米,约一公里长。这将是远东地区历来规模最大的工程,预计耗资100万英磅,五年内完工。

+ 《百年前“石王”承建新柔长堤》


英殖民政府最终在1919年宣布,将建造一座全由花岗石堆砌而成的长堤,横跨柔佛海峡;堤面宽18.3米,约一公里长。这将是远东地区历来规模最大的工程,预计耗资100万英磅,五年内完工。

新柔长堤奠基动工

1920年4月24日,海峡殖民地总督基里玛 (Laurence Guillemard) 从新加坡乘坐渡轮北上柔佛海峡,登上停泊在海峡正中央的海洋美人 (Sea Belle) 号游艇,与柔佛苏丹依布拉欣会合。

游艇两旁停放着两艘平底船,承载着500公吨花岗岩。在场的基督教副主教和回教穆夫提先后祈福祷告后,吉时一到,总督拉下丝带,平底船上的花岗岩一泻而下,沉入海床;海上船舶瞬间集体鸣笛。震耳欲聋的滚石声和高亢笛声齐响,最后是五响礼炮,宣告新柔长堤奠基。

游艇两旁停放着两艘平底船,承载着500公吨花岗岩。在场的基督教副主教和回教穆夫提先后祈福祷告后,吉时一到,总督拉下丝带,平底船上的花岗岩一泻而下,沉入海床;海上船舶瞬间集体鸣笛。震耳欲聋的滚石声和高亢笛声齐响,最后是五响礼炮,宣告新柔长堤奠基。

不说你不知

1924-1964长堤筑起
新柔陆路相连

新柔长堤开幕“远东最伟大的建筑工程”

新柔长堤在1924年6月11日正式竣工,比预期提早三个月,工程耗资1700万海峡元 (Straits Dollar) 。用今天的货币概念理解,这相当于8亿7443万新元,大约半个星耀樟宜的造价。这笔经费由马来联邦、柔佛和新加坡殖民地政府分担。

+ 新柔长堤一公里 国事家事一世纪

不说你不知

石堤上的铁桥

刚落成的长堤,全由硬石块砌成,由南到北穿过柔佛海峡。乍看像是一座狭长石堤硬生生地将海峡切成两半。

其实在石堤建成初期,柔佛一端有座东西横向活动铁桥。

其实在石堤建成初期,柔佛一端有座东西横向活动铁桥

不说你不知

水供: 连接两地的生命线

长堤相通的不只火车汽车和人,还有水源。沿着长堤而建的输水管1926年完工,每天可从柔佛蒲莱山(Gunung Pulai)集水区向新加坡珍珠山蓄水池输送3800万公升的水。

不说你不知

夜间长堤亮起来了

长堤通车最初十几年里都处于“半暗半亮”状态,因为照明系统尚不健全,沿路左右两旁的路灯每周交替亮起。自1940年以后,关卡检查区才改善了照明系统,长堤两旁路灯都亮了起来。

炸不毁的长堤在战火后重生

二战爆发,新柔长堤迎来第一次重创。1942年1月31日,英军为阻止日军从马来半岛经由陆路进入新加坡,在新柔长堤实施了两次爆破。

不说你不知

大塞车的前兆

长堤促进了民间交流,而随着战后汽车工业迅速发展,两岸人民或搭巴士或开车过长堤去看场戏吃个饭,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每逢过年过节更是车水马龙。

1958年,每天逾3万人、7000辆车子越过长堤。

+ 100年多前,新加坡居民就已爱到新山过周末了

不说你不知

长堤战后首次关闭

叙述: 李国梁

1964年,新加坡暴发历来最严重的种族骚乱,酿成23人死,近500人受伤。新柔长堤于7月22日至26日关闭五天。

7月27日,马来西亚代首相东姑拉沙里宣布,长堤两岸的所有骚乱已平息,长堤恢复通车。

长堤首次扩建

为应对日益增加的车流人流,新柔长堤1964年第一次扩建。之后再于1976年及1989年两度拓宽。

1965-1996一道长堤
两个国境

新马分家

1965年8月9日,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独立建国。长堤中间线,一夜间成了分隔两国的边界线。分家首两日,警方在长堤设置路障严厉戒备,但失控情况并没发生。两岸人民平静地接受不再一样的新柔关系。

不说你不知

彼岸政客借“堤”发挥

新马分家后,两岸关系不总是和睦,彼岸政客不时借“堤”发挥。

不说你不知

170号巴士的集体回忆

叙述: 李国梁

说起新柔长堤,怎能不提170号巴士?

170号巴士1971年4月投入服务,往返新加坡奎因街(Queen Street)巴士总站和新山黄亚福街、直律街之间。这是新马分家后第一条川行于新柔长堤两端的公共巴士路线。

"长发?免进! "

叙述: 李国梁
1972年1月9日,兀兰关卡展开“剪剪行动” (Operation Snip Snip) ,凡是蓄长发的新加坡男性公民,护照一概没收;得把长发剪短,才能到移民厅总部索回护照。非公民则可以到关卡50米外的临时理发店剪发,才能入境新加坡。

"堵、堵、堵!怎么办? "

1972年一项研究调查显示,新柔长堤上的交通流量每日高达1万8000趟次。两国政府急需更多对策来缓解长堤拥堵问题。

不说你不知

"来来来,
去新加坡买柿子! "

叙述: 李国梁

曾在旧兀兰中心,姐夫水果档帮忙的林筱惠忆起,八九十年代马来西亚人经常越过长堤来新加坡消费,过年过节时店得开到凌晨。“新山人最爱买柿子!都是整盒整盒买回去。”

后来新元走强,两地汇率差距越拉越大,他们家的水果就少新山人来买了。

他们与它的跨时代故事

"打满半缸油了吗?"

1989年4月17日起,新加坡实施“半缸油”措施,规定所有新加坡车辆出境时必须至少打满半缸油,以制止新加坡人因为马来西亚油价更低而专程越过长堤打油。违例者罚款最高500新元。

政府强调这项措施不在于阻止新加坡人到对岸旅游,而是确保新加坡能继续有效地透过汽油税控制境内车辆数目。

“半缸油”底限在1991年进一步提高到四分之三缸。

拆长堤、建新桥?新马关系渐冷

1996年再传出拆除长堤的声音。这回发声的是首相马哈迪。他指长堤阻断柔佛海峡的水流,造成淤塞和污染,提议拆除长堤,以新桥取代,“使柔佛海峡成为繁忙航道”。

新加坡不同意拆除长堤。马来西亚单方面着手筹备建桥工程,新马关系开始进入冷冻期。

1997-2019失衡、纷争
危机、堵塞

亚洲金融风暴席卷后两岸渐行渐远

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来袭,虽然马来西亚经济很快复苏,但令吉币值自此不断下滑,与新元的兑换率差距越来越大。

越来越多新加坡人到新山休闲购物,越来越多马来西亚人到新加坡打工赚钱。长堤没有最堵,只有更堵。

第二通道通车

从1980年提出构想,到1994年开始施工,新马第二通道终于在1998年1月2日通车。

不说你不知

蜿蜒如弯桥的新马关系

新马政府经过一系列谈判,仍无法就新桥取代长堤计划达成协议。2002年10月,马来西亚单方面取消政府间谈判,决定修建弯桥。新加坡随后表明:未经两国同意单方面拆除长堤,属非法行为。

双边谈判于2004年重启,至2006年再次无果而终,时任首相阿都拉以法律问题为由取消弯桥计划。

长堤公共巴士进入
"战国时代"

170号跨境巴士服务垄断超过30年后,2003年迎来第一个竞争对手。此后,新柔跨境巴士选择多了,最乐的是两地往来民众。

不说你不知

沙斯暴发新马陆路边境紧张

2003年沙斯(SARS)疫情暴发。同年5月,兀兰关卡阻止马来西亚一名疑似沙斯病例入境,马来西亚指责新加坡违反了亚细安协议,两国再生争端。

不说你不知

新柔边境无宁日

2008年2月27日,回教祈祷团新加坡分支的头目马士沙拉末(Mas Selamat)从新加坡拘留所逃脱,潜逃马来西亚藏匿当地一年多才落网。期间,新加坡全国警戒和展开大搜查,新马两国边境尤其长堤处于高度戒备,是二战以来长堤戒备最森严的一段时期。

其实21世纪以来,恐怖主义抬头,走私活动猖獗,长堤边境安全饱受困扰,两国海关加强安检,也就意味着长堤和第二通道一再陷入交通大堵塞困境。

不说你不知

关卡人员全天候待命一整年

长堤百年,森塔玛莱(Senthamarai Vaithilingam,53岁)参与了近三分之一的时间;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逃马”期间神经紧绷一整年,体力精力消耗不小。

两地议员商家与关卡人员:看尽长堤极盛极寂时

新山新关卡启用

2008年12月,新山关卡苏丹依斯干达大厦启用。旧兀兰关卡也重新启用,以解决长堤拥堵问题。

新加坡地铁将开进新山

为进一步缓解长堤与第二通道的交通流量,2010年的新马领导人非正式峰会上,两国敲定建造新柔地铁,2026年完工启用。
2020-2024遥望之后的重逢

溘然静止的长堤

2020年一开年,冠病疫情暴发,迅速席卷全球,新马也难以幸免。3月16日,马来西亚宣布从18日凌晨零时起实施人员行动管制,限制马国公民出国,也限制所有外国游客入境,至31日。
17日晚间10时45分,距离马来西亚“封关锁国”倒数75分钟,新柔长堤涌现大批人潮车龙赶着过境,车龙回堵好几公里,担心赶不回家的人纷纷下车,拎着家当步行越过长堤。
2020年3月18日是新柔两岸人民铭刻于心的日子。原本熙熙攘攘的新柔长堤,瞬间静止,空无一车一人。这是长堤建成以来最诡异的景象。当时许多人都没预料到,这一关,就是两年多。

数以万计马国工人
滞留狮城

我们常说长堤犹如新加坡和新山,甚至与马来西亚直接一条剪不断的脐带。但其实长堤筑起的便利,也确实催生了一门与生育相关的行业。

根据资料,2021年疫情期间,有多达900名持月嫂准证的月嫂留在新加坡,为新加坡的人口增长计划中不可或缺的一股“助推力”。

冯玉莲从事月嫂行业近10年,这份工作不只帮助了其他人的孩子,也提供了自己孩子上大学的费用。

他们与它的跨时代故事

千里接力送母乳

封城锁国期间,许多夫妻、骨肉分离新马两地,只能通过视频通话见面,或者在兀兰海滨公园隔着柔佛海峡遥望北岸新山的亲人。2020年4月,约30名在新加坡工作的马来西亚妈妈将600公斤母乳交给物流业者,运回西马半岛家乡哺育年幼的孩子。

长堤中间线 新马领袖会商

边境封锁的两年里,新马领袖往来并未中断。长堤中间线,是两国政要会晤交流的接触点;既可保持安全距离,又可免除繁琐的防疫检测程序。

2020年7月26日,新马两国外长维文和希山慕丁在长堤中间线会晤,商讨互惠绿色通道和周期性通勤安排。
四天后,新马领导人李显龙总理(右二)和首相慕尤丁(左二)在长堤中间线会晤,见证签署协议重启新柔地铁计划。

VTL 启动 边境重开在望

2021年11月29日,新马达成疫苗接种者旅游走廊(Vaccinated Travel Lane, 简称VTL),允许每天约3000人越过长堤出入境。李显龙总理(右)与到访的马来西亚首相依斯迈沙比里(左)碰拳见证VTL巴士首发。
+ 了解更多
2021年11月29日上午,新马VTL首趟北上开往新山的星运旅游巴士(左),与首趟南下开来新加坡的汉达英达巴士,在新柔长堤“相会”。

"终于……回家了。"

两年又13天的漫长等待,新马终于在2022年4月1日全面重开边境,民众不再须要进行检测等防疫措施,就可自由出入境。3月31日晚间,长堤中间线早已挤满了归心似箭的游子;零时一到,大步走向新山关卡。
在长堤另一端,一群柔佛居民自发聚集在新山关卡后的路段,挥手欢呼迎接入境马来西亚的车辆和行人。
赶路回家和欢迎同胞回家的景象,同时感动着新马人;总要在分隔两地只能遥望之后,才愈发珍惜那一公里路的联结。

长堤再现生气通关人数创新高

长堤全面重开后,很快恢复往日的车水马龙。2024年哈芝节长周末前的星期五(6月14日),有超过53万人次经兀兰和第二通道两个陆路关卡通关,创下单日最高通关人数纪录。

地铁渐成形 新柔陆路交通新起点

2024年1月11日,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与马来西亚首相安华在柔佛海峡中央会面,共同见证新柔地铁跨海高架轨道完成衔接,以及两国签署柔新经济特区链接谅解备忘录。

+ 马国副部长刘镇东:柔新经济特区可成为新马互补互利市场
这一场柔佛海峡中央的会晤,与104年前海峡殖民地总督基里玛和柔佛苏丹依布拉欣在柔佛海峡中央主持长堤奠基礼遥相呼应,在两个时空见证长堤与新柔两地的发展变化。

不说你不知

叙述: 李国梁

根据马来西亚捷运公司刚发布的最新工程进度,截至2024年5月31日,新柔地铁已77.61%完工。 地铁预计2026年完工启用后,未来往返新柔,单程只需五分钟。下图是《联合早报》2024年1月制图。


新柔长堤
百年跋涉
迈向未来

2024年6月28日,
新柔长堤欢庆启用100周年。